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苗族联盟网

 鎵惧洖瀵嗙爜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苗族联盟网 人物 各界精英 鏌ョ湅鍐呭

苗族射手的弩上人生 王仁爱:传承是很重的责任

2012-10-13 23:53| 鍙戝竷鑰: miaozu| 鏌ョ湅: 3726| 璇勮: 0|鍘熶綔鑰: 文/曹雯 图/戈青|鏉ヨ嚜: 贵州都市网

鎽樿: 王仁爱(左)现在最重要的责任是传承。   ⊙文/曹雯 图/戈青   长假结束,国家体育总局民族体育文化采访小分队也在节前结束了采访任务,安顺普定猴场的射弩、荔波的瑶族陀螺、麻江下司的龙舟和独竹漂,李丹工作室 ...
王仁爱(左)现在最重要的责任是传承。
 
王仁爱(左)现在最重要的责任是传承。


  ⊙文/曹雯 图/戈青

  长假结束,国家体育总局民族体育文化采访小分队也在节前结束了采访任务,安顺普定猴场的射弩、荔波的瑶族陀螺、麻江下司的龙舟和独竹漂,李丹工作室年轻的特派员曹雯与中央媒体的名记们一起完成了工作。每天通电话,那头的她总是透着快乐和兴奋,她说与名记们工作的机会难得,再加上每天在山清水秀中看着特色的民族体育表演更是种享受。三个地方很难包罗贵州的民族体育项目。但国家体育总局民族体育文化采访小分队首站便选择贵州,也许有着特别的意义。2011年的第九届民族运动会已过去,但是,民族健儿们在熟悉的土地上继续着生活。曹雯用心写下了看到的一切,用一种平静中的精彩去打动你……

  乌蒙山的9月,草木在一场秋雨后变了颜色,苗人用坚实的岩桑木制成弓弩,以紫竹条为箭,朝着太阳落坡的方向屏息凝神,只待弩箭离弦,静静地划过空中,见血封喉。这是古老的民间射弩。因为击发无声,射击精准度高,在成为现代运动之前,已是先民们重要的生存手段。防身或者狩猎,苗族的男子们几乎人人都配备弩箭,而安顺市普定县猴场镇仙马村的王仁爱就是这样一个地道的苗族农民。

  千里马遇伯乐

  与所有的苗族男性相同,王仁爱从小便受到父辈们的影响开始习射。从托石块开始,用重物挂在手上以增强臂力,到以山上滚落的圆木轱辘进行移动目标射击,同朋友们一较高下,在掌握一定技术后,跟着叔伯参加狩猎实战……

  这一切,对于小孩子的王仁爱来说,既新鲜又喜悦。忙时种地,闲时射弩,在绵延千年的时光中,似乎是王仁爱这样的苗族农民命里注定的方式。直到某一天,一个叫孙安的男人改变了王仁爱原本波澜不惊的生活。

  1998年,孙安在村里举办了一场传统射弩比赛。王仁爱和村民们一起参加,尽管并不出众,却也在赛后领到了一份奖金。小小的奖励,让王仁爱对射弩比赛充满了好感,直言如果有机会还要参加。而从那以后,孙安忽然成了村子里的常客。他总是带着酒菜来请客吃饭,闲暇时就坐在旧操场的老槐树下组织大伙儿练习射弩。王仁爱他们也都乐于这么做,因为在接下来的比赛里,还能各自领到少许奖金。

  管饭还给钱,确实激发了仙马村年轻人投身射弩运动的热情,用如今已是贵州省射弩队教练孙安的话来说,“当初这么做是因为长久以来射弩都是苗寨生活的一部分,群众基础好,但作为体育运动却缺乏竞技比赛的意识。我希望他们能认识射弩运动,但因为生活艰苦,奖金多少是需要的。”

  而对于王仁爱,孙安教练直言“一开始并没有特别关注他,但日子久了王仁爱的稳定与冷静就从中显露。射弩运动员与射击运动员的要求很像,要准,要稳。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

  就这样,王仁爱被孙安教练一步步带入现代射弩运动的世界,从此一干就是十二年。2012年9月25日,在孙安教练的带领下中央媒体小分队第一次走进那座不为人知的旧操场。在一小片没有杂草的空地上,想象教练孙安蹲在老槐树下看着王仁爱练习的场景,让小分队的成员们心生感慨。大家都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推动着师徒俩这十二年来不曾停止的脚步?

  功名的十字路

  迄今为止,王仁爱共拿下2007年第八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标准弩立姿和跪姿项目的两枚金牌,以及2011年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的一金二银。战功赫赫的他又在2009年成功申报省级非物质遗产传承人,成了名副其实的“苗族神射手”。但在十二年前老槐树下以两万元经费起家的教练孙安看来,训练场地只是微不足道的问题。因为要将一项民间体育活动转化为体育竞技项目,器材、规则和人才都是需要不断磨合提升的。

  作为一种用机械力量射箭的弓,竞技弩分为标准弩和民族弩两种。其中,标准弩是指经过精确测量利用机械加工而成的弩,民族弩则选用良木精制而成,是完全人工的。据孙安教练介绍,一开始仙马村只有民族弩,单凭一个缺口与箭头两点瞄准,没有准心,射击时更多是靠运动员的手感。另外,原先民族弩用的弦都是用麻绳作的,空气的干湿度、使用的次数等原因也都会影响射击的精度。于是孙安教练想到用箭弦代替弩弦,但这样一来民族弩的比赛规则就必须调整。为了提高实战中的能力,孙安教练从民族弩的精确度着手,结合早年积累的航模知识,硬是在训练中不断汲取经验,经过大小10次改造,才有了今天可以完全胜任比赛需要的民族弩。

  有了器材,如何留住人才又成了孙安教练心里最大的梗。尽管从1998年到2012年,省体育局与省民宗委在射弩运动上投入高达800余万元,但除去器材、场地、比赛训练上的花费,落实到每个人头上只能是杯水车薪。3-4亩玉米地显然养不活一大家子人,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比赛心理素质,却绕不过生活这道坎。

  在仙马村,二三十岁的男人出去务工,每月可以补贴家用2500元,而即使是拿下金牌,平日里训练,体育局的劳务费也只能挣到1000元。在现实的差距面前,纵然是平静内敛、善良淳朴的王仁爱也想出去务工,但这样的人才,一出去也许就再也无法回到射弩训练场了。

  为此孙安教练没有少做思想工作,从村里、到乡里、再到王仁爱的家人等等。即使如此,王仁爱也还是偷偷地在仙马村的十几里山路上跑摩托,一度摔折了腿,直到省里跪姿训练的时候忽然跪不了了,大家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没有大型比赛的年份,我们一年有5次训练,但累计起来也就是几天。通常是我带着酒菜,到村子里,弄个比赛让队员们热热手,然后好好吃一顿,希望大家总还记得有比赛这么件事情。”教练孙安说得有些酸涩。

  美丽的苦难

  中央媒体小分队到达仙马村的时候,天空中飘着绵密的细雨。因为一百年前英国传教士柏格里的到来,这里成了“上帝的村庄”,是苗族中少有的信仰基督教的村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有着洋气教名“约翰”的王仁爱站在一群学生中间眼神安静而平和。

  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后,训练之余他还兼任起对口学校里的射弩指导,每天一节课,也有课外兴趣辅导。这一方面落实了省里“民族民间文化进校园”的师资需求,另一方面也许是十二年射弩人生最终的决定。

  想过出去打工,想过更好的日子,但既然已经是传承人了,就该背负起责任。贵州射弩队尽管在近两次的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上屡获佳绩,可队员的年龄都接近40岁,后继无人,青黄不接,其原因是如今村里20出头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

  “我今年39岁了,如果可能,还想参加下一届民族运动会,因为这个项目对年龄的要求不高,参赛人数也不受限制,我去还能再争夺冠军。”王仁爱细细碎碎地说。“你知道么,我女儿今年16岁,也会射弩。”他指了指一边正在示范跪姿射弩的女学生,脸上泛起笑意。

  小分队的成员们侧脸望去,只听见空气被划破发出的轻微声响,利箭正中靶心。应了虎父无犬女,远道而来的记者们激动地鼓起掌来。

  也许我们应该在饭前祷告,请你在安静中审查自己,看你在下列罪恶中犯过哪几条?你浪费过粮食吗?你糟蹋过财物吗?你所住所用所穿所吃,以及所陈设的家具田产财物、金钱来路皆是正当的吗?仙马村的大花苗在千百年的自然选择中,刀耕火种、打猎织布,从荒蛮一路走向文明。原本用于渔猎、防身的民间射弩,也在自然的选择与现代文明的冲击中留下一个曾经的影子。

  对于王仁爱来说,传承是很重很重的责任,让我们祝愿孙安与王仁爱师徒的坚守终会换来民族运动代代相传。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鍒氳〃鎬佽繃鐨勬湅鍙 (1 浜)

鏈鏂拌瘎璁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苗族联盟网 ( 京ICP备13000370号 )

GMT+8, 2018-6-23 03:02 , Processed in 0.01156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