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秀场

查看: 6396|回复: 18

草根传奇.王飞鸿原创励志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4 04: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苗家功夫道》
阿叔在阿妈和叔妈的要求下,终于同意教我‘苗家功夫道’,
阿妈就给我挑选了一个黄道吉日,让我拜阿叔为师。
阿叔也真诚地接受了我的拜师礼。
我如愿以偿,以为我很快就能从阿叔那里学到梦寐以求的‘苗家功夫道’。
但阿叔并没有把苗家功夫道一下子就教给我,而是让我先把苗家功夫道入门的规章先给他背熟了。
阿叔告诉我,要想学好苗家功夫道,就得先学好苗家功夫道里的“三教三不教,三打三不打”的教门规章,不然一切免谈!
我为了快速学到苗家功夫道,就虚心地问阿叔道:“阿叔,何谓我们苗家功夫道里的三教三不教?何谓我们苗家功夫道里的三打三不打呢?”
阿叔看我谦虚真诚求学,就如实地告诉我道:“你给我记好了,我们苗家功夫道里所谓的三教三不教就是:
(1)脾气不好的不教,脾气好的才教;
(2)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不教,诚实本份老实的人才教;
(3)六亲不认的亡命之徒不教,讲礼节重义气的人才教;
我一听阿叔说的苗家功夫道实在是理,当即答道:“那是当然的,这点一定要学。若今后让我碰上这三不教的人,我也不会教他们苗家功夫的,侄儿牢记就是。”
“好!侄儿你能想通这层道理,阿叔我就放心了。”
阿叔看了看我,又继续把‘三打三不打’的门规给我慢慢说来:“我们苗家功夫道里,所谓的三打三不打,就是:
(1)即在生死关头时,对首犯我者必打!对无意伤害我者不打;
(2)对欺侮我民族者必打!对被我击败而向我求饶者不打;
(3)对肇事之首恶者必打!对被协迫无辜者不打;”
“好!”我一听完阿叔讲的‘苗族功夫道’里的三打三不打戒律,顿时茅塞顿开,知道了要学习苗族功夫道的真正的含义,我高兴得拍手称快!
阿叔见我高兴,他却严肃地给我泼了盆冷水,道:“侄儿你别高兴得太早了!你得把这个苗族功夫道的入门规章给我全背熟了,我才会教你苗家功夫道的!”
“好的!我会把苗家功夫道给牢牢记住的,现我就给阿叔把苗家功夫道里的规章全部背诵一遍给阿叔听!”
说完,我就熟练地把阿叔才给我讲的苗家功夫道里的‘三教三不教,三打三不打’的规章,倒过来、反过去给阿叔背了一遍。阿叔听了,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
阿叔见我的天份如此之高,过耳不忘,心中暗喜。
阿叔很兴奋地又把‘苗家功夫道’的来龍去脉大致地给我讲道:“我们苗家功夫道,其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始创于我苗家圣祖‘蚩尤大帝’。我苗家圣祖蚩尤大帝一生中、他共发明创造了:苗刀、苗枪、棒棒烟杆、钩钩刀、戟、大弩等十八般兵器。自九黎三苗到春秋战国,各部落的争雄称霸及干戈不息,都给我们苗家带来致命性的打击。我们苗家一直都摆脱不了被强盛部落以及后来的封建统制阶级长期实行的‘伐、征、讨、剿’的征服命运。赶苗夺地、赶苗夺业,导致我们苗家从江北退到江南,从东部被赶往西南一带,从大江大湖的平原之地被赶进现在的高山深谷之中。我们爬涉飘零、散居于老林溪峒中藏身。为了反抗历代朝廷的‘伐、征、讨、剿’我们苗家的人大多都学会了几手祖传过硬的自卫的苗族功夫道秘功。但我们从来都不用苗族功夫道去欺负别人,更不轻易地在别人面前把自己的祖传苗族功夫道展示给别人看。所以你一定要悄悄地学,悄悄地练。”
听到阿叔说了这么多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苗族功夫道秘功的故事,我真的如痴如醉。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4 04: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我在练苗家功夫道的日子里》

阿叔同意把他的苗家功夫道独门绝技教给我,但他的苗家功夫道和我想象中的差得太大了。
我本以为跟着阿叔,把他的几个招势学完,我就算学会苗家功夫道了。
但阿叔让我背熟苗家功夫道的规章后,他根本就不教我苗家功夫道的招式,而是让我在每天的早上5点准时起床,陪他光着脚丫子在很粗糙、并有很多小石子的小山道上做一会慢跑,一会快跑的跑步动作。
没想到每次要我跑一个半小时!
阿叔说每次我若能坚持跑一个半小时,并能按时跑完他指定的路程,按时跑回家,他才会教我第二招苗家功夫道。
开始几天,我为了快速地学到苗家功夫道,我把脚板底下跑得全都起了血泡!
当跑到第五天,我根本不能按阿叔指定的时间跑回家。
我也想偷懒不跑完全程,但阿叔每天都把他作了标记的东西放在他指定的终点让我跑步去拿回来。
才跑几天,我的脚板都全磨起了血泡,并开始溃烂,向外流出了黄水,真的有点惨不忍睹!
阿妈见状,很心疼地关心问道:“崽啊~你还是不练苗家功夫道算了,这么苦,看你把脚板磨成这个样,看你仗过走得去上学啊?”
我咬咬牙道:“阿妈,我一定要练,我不怕苦,阿叔说我半个月内能按他的计划跑回来,他就教我苗家功夫道。我若不跑,我这脚板不就白磨起泡了吗?”
阿妈点点头道:“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你爱就好,快点把这饭吃了,快上学去,慢了又会迟到的。”
“好,我这就吃。”我糊乱地吃了两口,拿起阿妈昨晚在灶门口里给我烧熟的两个红苕放在书包里,我忍着痛又慢步地光着脚跑去学校读书。
我就这样坚持跑了七天,脚板下实在是受不了了。一挨在地上就能发出钻心窝的痛!更何况还要按照阿叔给我每天指定的路线跑。
跑到第七天,我真的就有点想放弃再学苗家功夫道了。
在阿叔的面前,我特意装着走路一拐一拐的,但阿叔也是装着没看见!把我当成了空气!
他好象是在故意报复我一样,每天还凶吧吧的。
第八天早上,我的脚板实在痛得不得了了,就赖在床上,不想起床再去跑步了。
那天早上,我痛痛快快地在床上多睡了一个半小时,我感觉到睡觉真的是太幸福了。
我美美地躺在床上。
但也就在这时,我听见了敲门声。
怕是阿叔,我不敢问。
但阿妈却问道:“谁啊?这么早?”
“飞鸿他叔。”
啊~是阿叔来了,我吓得一滑轱辘爬起,赶忙钻到床下躲起。
阿叔进来,到我的床上看了看,见没人,他又用手在我的被窝里摸了摸。
他突然低头,从床下把我硬生生地给揪了出来,道:“小小的年龄就学会了偷懒,才练几天就想打退堂鼓,当初你是怎么求我教你来着?”
我红着小脸蛋,自知理亏,双手情不自禁地相互搓揉着。
阿妈一见阿叔生气,忙上前来打圆场道:“他叔,不是娃崽偷懒,而是他的脚板皮磨得差不多全烂完了,你看现在他的脚板都快不能挨地下了。”
“阿嫂,你不能这么宠爱他,若这样宠他,我真的没法再教他了,我本想把我会的功夫带入棺材里去的。但因为你们娘俩求我,我才硬着头皮教的。要想学会我的苗家功夫道,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的,你们先想好了,现在后悔还来得急,不要等我教得半残不落的时候闪了我的兴趣!”
阿妈看了我一眼,我鼓嘟着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因为我真的在怀疑阿叔他不会什么苗家功夫道,我有点开始不相信他了,他这教我跑步的也算苗家功夫,那苗家的功夫也太浪过了点了。
阿叔看我和我阿妈都不言语,好象有点轻视他的感觉,他恨恨地站起,走到灶边,拿起阿妈切菜用的菜刀,头也不回,手一抖,只见菜刀从灶房那间屋稳准地扎在对个的堂屋里面的那根中柱上,扎中后,菜刀还在发出呜呜的响声,独自抖个不停!
阿叔放完飞刀,淡定地道:“算了!我不会再教象你这样没骨气的小毛孩了!真是浪费我的日子!”
说完,阿叔转身就想离去。
阿妈吓得不知所措。
我一见阿叔这一飞刀,真的觉得阿叔他放得太酷了!
我佩服得忙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着在地,噌噌地用膝盖走路,一把抱住阿叔的腿,咉求他不要走,我还要继续学习苗家功夫道。
阿叔看见我满脸的泪花,拖着满是血苞的脚板向他求饶,他激动地一把把我抱起,轻轻地放在他身边的板凳上,温和地道:“飞鸿,不是阿叔狠心让你这样做,这是学我苗家功夫道必须经过的第一关。这叫“磨练”,八天为一个周期。苗家功夫道是不讲什么花架子的,只求实用,一招制敌。因为我们苗家人本来就人少,打仗时死不起,所以我们苗家人不练就干脆不练,要练就要求练得很精。练不好,去同别人打架只能去白白送死。”
我狠命地点着头,表示自己明白阿叔讲的道理。
阿叔说完,又从身上掏出一瓶桐油,并叫我阿妈把油灯点上。
只见阿叔小心翼翼地用棉花缠在竹签上,再在桐油嚾里沾上桐油后,拿在灯火处慢慢地烘烤,烤了一会,阿叔就抓住我的脚板,安慰我说不要怕,他快速熟练地用烤得滚烫的桐油棉签在我的脚板的伤口处烫了起来。
这一烫,真的是太舒服了!阿叔笑着说,这是苗家功夫道的第二关“过油锅”。
阿叔反复地把我的两只脚板用桐油烫了几遍,最后他还拿出一瓶油膏取了点膏药,在我的脚板伤口处又给抹了一遍。
这一抹,我的脚板更加凉爽了!我脚板的痛,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笑着又扑上前去搂抱着阿叔的脖子,阿妈见我开心,站在边上也嘿嘿地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4 04: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上刀山》

阿叔见我练功很能吃苦,悟性很高,就开始变着花样来教我。
他让我在不负重的情况下,来回地在山上跑了将近半个月。
半个月后,阿叔就开始把他在山上砍好的柴禾,梱成每把大约5斤重的、堆在一处,让我每天早上跑去山顶,帮他挑一担回来。
我知道阿叔是教我做负重练功,所以也就很乐意地每天跑去挑一担回来。
开始时阿叔叫我每担先挑八把,以每天增加两把柴禾为限,练到每担挑到50把后还能快步如飞时,就开始正式教我练苗家功夫道里的其它功法。
我又拼命地练习了一个月,感觉挑着一担50把的柴草担子,在山路里跑上跑下的并不费什么力,如履平地一般。
阿叔看到我的体力经训练后有所上进,就把我叫到他家的后园里。
我进去一看,阿叔家不大的后院里,地上早就钉好了一排削得不怎么尖锐的木桩,我数了数,共有36根。
在木桩上面1.5米左右的高处,还特地架起一根横梁当扶手,正好与地面上的木头桩同长。
阿叔见我看得稀奇,就示意我看好他的动作。
我只见阿叔徒自走到木架前,有模有样地运了运气,只轻轻一纵,就轻巧地飞跃站在了木尖上面,他灵巧地来回在木桩尖上,来来回回地走了几回。
我第一次见到这种玩法,看得我目瞪口呆!
阿叔示范完,又把我带进他那神秘的西厢房。
到得西厢房里,我见房子里面离地3尺高处,横放着一把足有30公分宽,一个指厚、大约6米长、刀刃朝天放,刀口并被磨得光亮的大长杀猪刀!
我从来没有进过阿叔家这西厢房里来玩过,因为阿叔也从来不让别人轻易地踏进来!
阿叔看我又望得入神,就示意我好好看着,他先表演一下上刀山让我看看。
我退到边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阿叔,我真的很想看看他到底是如何上的刀山。
阿叔他不再管我是否还在惊讶,他独自用双手紧了紧裤腰带,先作了个立正状。尔后只见阿叔的两手由下而上,向前平行举起,手腕微曲,手指自然放松。接着又见阿叔两手徐徐放下,与大腿平行,手心向后,稍许,他的双手外旋、掌心向上,平行举起,两肘弯曲,左右两手指分别按于左右肩胛,同时闭口,用鼻子吸足气。突然,阿叔两手猛地向前伸直掌心向上,同时身往下蹲成马步,两臂同时内旋收于腰际左右成反勾手,稍许阿叔又将两臂外旋变拳紧贴于腰部,拳心向上。他的气随动作吞咽运行,力达指尖,脚尖后,阿叔猛地又站了起来,两臂内旋向前全力冲出!同时他大吐了一口气,还“呵”地发出了一声雷鸣!震得房梁上的尘埃到处飞扬!
阿叔“呵”完后,只见他用两拳眼相对左右摇摆了两次,接着又将两拳变掌,翻伏两次,才徐徐放下。
阿叔运完气,也不休息,当即就做了一个向后空翻上刀法的惊险动作,他毫无偏差、稳健狠准地、站立在那把锋芒逼人的刀刃上!
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最可怕的还是阿叔要光着脚在锋利的刀刃上面来回地走来走去,时不时还要在上面翻一个跟斗,还要装着要摔下来的样子吓我。
现在我才知道平时不爱说话的阿叔,原来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苗家功夫道里的顶尖高手!
阿叔表演完后,还站在刀刃上面,冲着我抱了抱拳,行了个报拳礼。
礼毕,阿叔他突又一个跟斗从刀刃上翻了下来,落地后,阿叔真的是面不改色气不燥!
阿叔见我还站在那里看着他发呆,就上前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这才回过神来。
我忙问阿叔道:“阿叔,你刚才运的气是那门功法?”
阿叔笑着答道:“嚾气,在苗家功夫道里面叫做‘狮子提气’。”
“这么利害,你能教我吗?”我壮着胆子悄悄问了一句。
阿叔道:“那是当然的,这个是你必须先学的第一个苗家功夫道的基础功法。”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因为苗族功夫道十分强调基本功的训练,基本功是学习苗家功夫道及苗家器械套路的基础。”阿叔耐心地解答着我的提问。
“如果不练好苗家功夫道的基本功,那学苗家功夫道的人到最后会练成什么样呢?”我这人就是爱打破砂锅问到底。
阿叔并不烦我的提问,他慢慢地说道:“曾经有很多同我一起拜师学苗家功夫道的同门师兄,他们老想着走捷径,勿视了苗家功夫道基本功法的训练,而直接选学苗家功夫道里的苗拳、器械、技击和策手,结果桩步不合,力度不当,到最后一技无成,疲于徒劳。”
“啊~原来有那么的严重,看来我得好好地练苗家功夫道里的基本功法,再去学其它的招式了。”我自言自语地说道。
但阿叔耳尖,却把我的话听到了,他接着又给我说道:“对于力求技艺精湛的人,在学好苗家功夫道的基本功上,还必须注重一些特功的训练。若训练有素,往往能以个人的一指、一拳、或一棍而名扬咱们苗疆。”
听到阿叔给我讲了这么多,我激动得豪情万丈,又自言自语地感慨起来:“我一定要练好苗家功夫道,利用苗家功夫道里的这些功夫、去闯一片属于我的天下!”
阿叔听到我这么说,就走到我的面前,用手轻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有骨气!阿叔相信你!”
从那天起,阿叔就让我在放学后,来他家的后园里,练习踩那些用木头做成的枪尖。
开始时,阿叔让我用手扶着横着在枪尖上方的木扶手走。
当我练了两个月后,阿叔就把横着的木扶手给取走了,让我在枪尖上面试着不扶着东西,晃悠晃悠地练。
就这样,我又练了两个月。
阿叔看我在枪尖上基本能控制平衡,就开始用刀把那些木枪尖削尖。他每隔36天就要削一次。
每削一次,枪尖就比上次的更锋利一些。
我这样又坚持练了一年。
阿叔看我的脚下功夫开始练得差不多了,就把我带到他家在深山里的一丘稻田上。
这稻田才收完稻谷,还水汪汪的,但泥巴很深。
阿叔不知在何时已经在田中间搭好了一个架子,架子的两边各有一个用三根碗口粗的木棍作三角状的支撑立在田里。三角架与三角架之间又横架起一根有脚杆粗的竹杆。
我看到这个玩意,又被搞得一头雾水。
我猜不透阿叔又要教我玩那样新名堂。
阿叔叫我把衣服鞋子全脱了,光着屁股跟着他下到田里去。
当走到那个架子前,阿叔只说一声看好了,等下你要学着我的样子练习。
我点头示意明白。阿叔不再多话,他凝神聚气,又做了一遍“狮子提气”蹭地一下,跳上了横在两个架子中间的竹杆上,摇摆了两下,阿叔就控制好了平衡。
阿叔站了一会,就开始有意把这根竹杆摇晃起来,他在上面来回地走来走去,一会退着走,一会顺着走。时不时还要做几个高难动作。一会座下一会站起,玩得潇洒自如。
可是我却看得目瞪口呆。
阿叔玩了一会,就从竹杆上一个腾空翻。稳健地落在了稻田里。
阿叔见我一脸惊恐失色状,笑呵呵地朝我走来,一把将我抱起,将我放在竹杆上。
我一脚的泥巴,站在竹杆上滑得要命,全身的骨头都象没了,无论如何的努力,都站不住。
阿叔见我这样,只笑了笑,叫我放松,先做下深呼吸,就象在家里走那个木枪尖那样,尽量放松身体。
我按照阿叔给我的提示,调节了一下身体,凝神聚气,慢慢地就站立了起来。
阿叔见我能自个站起,就伸起大姆指,鼓励我道:“好!有骨气!你先练站,等站稳了再练走。”
我在竹杆上摇摇摆摆地应着阿叔道:“好咧!我先练习站稳就是。”
阿叔看我能在竹杆独自站立,就不再管我,他自个走到田里面去捉黄鳝了。
我站了一会,因脚底太滑,脚杆好象开始抽筋,我一时控制不停,扑通一声就跌扑在稻田里,把稻田里的水溅得老高。
阿叔见状,哈哈大笑。他叫我自己爬上去再练。
就这样,我摔了下来又爬上去,爬上去又滑了下来,练到太阳落山时我基本上就能在那根竹杆上来回倒腾地走来走去。
阿叔见我的悟性实在太好了,就开始给我讲为什么要我先练这些基本功,并叫我有时间要长期自己坚持练。
阿叔说,让我练跑,就是让我在别人的追杀时,能尽快地跑出敌人的包围圈。
负重跑就是为了在救援受伤的伙伴时,能扛着受伤的伙伴突出重围。
光着脚板练,原因就是因为我们苗家在多数的时候是没有鞋子穿的。只有把脚板的皮练厚了才能不被地上的各种利刺和刀刃伤着。
阿叔还举例说,如果有一天,我有机会光着脚板在战死的死人堆里跑时我就能知道脚板皮子厚的好处。他说因为死人堆里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死人丢弃各种锋利的刀、剑、箭。
我又好奇地问阿叔道:“那你教我在稻田里踩着光滑的竹杆来回地走,又能起到那样作用呢?”
阿叔看了看我,很严肃地道:“你以为我是让你踩着玩的?你可知道,我们苗家人住的地方,一年四季就有200多天的时间在下雨,冬天还要下冻雨,地上长期都很滑,假如你同别人在光滑的地面或冰面上嘶杀时,你自己都站不稳,却怎么去砍杀别人?所以我说,我们苗家功夫道每一个招式,都是以实战训练为基础。很多苗家功夫道里的招式都是要用心去“悟”才能学会的。你不要看苗家功夫道招式简单,其实他的每一招动作都是有针对性的。我们苗家功夫道里有很多克敌的独门绝招,是我们苗家人赖以生存和维护发展的一项重大特技和功能。各地的苗家功夫道里的师训都很严,只能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的。”
听阿叔讲到这里,我心里对苗家功夫道更增添了一份敬重和责任。
我默默地在心里发誓着:“等我长大后,我一定要把我们的‘苗家功夫道’发扬光大!”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4 04: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飞鸿 于 2012-2-4 04:53 编辑

第三章《2毛钱.印象》

不怕大家笑话,我童年时的家庭真的很穷!
大哥外出打工,大姐嫁人后,我和阿妈并没有因为家里少了两口人就开始好转。
面对如此家庭困境,阿妈总是以乐呵呵的心态、坦然地面对着这日出月升的轮回。
阿妈总是抱着希望,想用她的汗水去创造出美好的生活给我享受。
但不论阿妈如何的辛苦劳作,苗寨里的那片贫瘠沙质土地,还是没法改变我们家里的生活困境。
长年的生活挫折,对于阿妈来说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为了照顾好我,让我能吃饱,阿妈每天只吃一餐饭!
在我面前她总是装着吃得很饱很饱的样子。
我当然知道妈妈在撒谎!
知道阿妈每天只吃一餐饭后,我也开始学着阿妈的样子,说我也不饿。
还强迫妈妈同我一起吃饭,说您不吃我也就不吃。
阿妈看到我和她杠起,不得不拿起碗吃了一小点。
但阿妈只是舀着漂在锅上层稀汤喝,把沉在锅底的饭全舀到我的碗里。
我找了很多借口,想让阿妈多吃点饭,但阿妈总是有她的方法来同我周旋,反过来让我吃得更多。
从那时起,我知道我的智力玩不过阿妈,我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先让家里有吃的东西,才能解决阿妈不肯吃两餐饭这个问题。
我使劲地撑了撑腰、挻了挻胸,发现自己已经高到阿妈的肩膀。
我知道我已经十二岁了!
我一定要拿出点实际行动来报答阿妈的养育之恩!
有了这破天慌的想法后,我就开始满着阿妈,在放学后,拿着柴刀悄悄上山去砍柴。
每逢我们那里的赶场天,就顺带挑着挑柴去学校边不远处的重安江集市上去卖。
那时大人挑一挑很大的木块柴去卖,最多也就卖个三块钱一挑的。
我一个小毛孩,当把自己挑的那挑柴禾与大人的放在一起卖时,简直是大巫见小巫!小得可怜!
好在有个饭店的老板娘看到我光着脚丫子站在污泥地里卖柴,出于怜悯之心,就把我的柴禾给买了去。
这一挑柴,我卖得了“两毛钱!”
我真的很感谢这个很漂亮的老板娘,是他给了我第一次挣钱的机会!
我收到钱后、我真的很高兴,因为这是我人生中凭借自己的能力挣到的第一笔钱。
我决定要用这笔钱里的一毛钱,给阿妈买一个“一毛钱”的油香杷给阿妈吃!剩下的一毛钱我计划要把他先存起来,等积攒够后盖一栋漂亮的大木房给阿妈住。
我一边想着,一边喜得屁颠屁颠的,撒腿就往学校跑去。
“站住!”突然两个比我高一个头的小哥哥凶神恶煞地横在了我的面前。
我乖乖地站着不敢动,双手本能地护在收藏了两毛钱的破口袋上面,我多么希望他们今天放过我这一码,千万不要抢走我的两毛钱。
“过来!把你的这个破口袋让我老子搜搜!”两个大哥哥面无表情凶恶地命令道。
我一听见他们要搜我的口袋,抢我的两毛钱。我不假思索,猛回头就往回跑!
但我不论怎么撒腿跑,都跑不赢他们。没几步,我就被他们从后面抱住我的双脚,肩在我的屁股上一顶,把我扑翻在地。
我拼命翻转身来,但他们却在我的鼻梁上重重地来了一拳!
一阵剧痛,我的鼻血一下就喷了出来!
血当场就染红了我本来就很脏的上衣!
口袋被撕裂的吱吱声,至今还回荡在我的脑海里。
他们抢得我的两毛钱后,还不算罢干休,每人还要在我的屁股上恶狠狠地揣了一脚。
揣了我一脚我还无所谓,可恨的他们还要骂我!
说什么:“你这个有娘养、没爸教的臭小子、还敢挑柴到我们的地盘里来卖!自己也不先潵泼尿来照照自己的那个熊样!”
骂骂还没关系,但他们还要警告我说“若让我们再看到你一次、就狠狠地打你一次!”
这不是断了我挣钱的道路了吗?
我当时真的很无语!
我人生挣得的第一笔钱就这样被他们给抢走了!
那一天我没有再去学校,而是大哭着跑回了家。一进门,就哭诉着扑在阿妈的怀里。
阿妈看到我一身的鲜血和污泥,却不问青红皂白,扯着我的耳朵,先在我的头上来了几个大鸭梨!
打完后,阿妈才问道:“阿咪叫你好好读书,你没事和别人打那样子死架?”
我一听阿妈也这么说我,我真的被委屈得再也哭不出第二声来!眼泪也瞬间遁匿得无影!
我咬紧牙关,挻起胸脯,握紧拳头,任凭阿妈那干巴的手掌在我的屁股上一阵狂打!
阿妈打完我后,看我没哭,她却先哭了!
阿妈把我紧紧地揽入她的怀里,悄许,还腾出只手来给我揩拭还带着血迹的鼻涕。
我发现阿妈此时很伤心,掉的眼泪比我还要多!
我一动不动地任凭阿妈抚摸。
生怕自己的一点小动作会打断阿妈的眼泪。
我知道阿妈忍了很多年的眼泪,今天刚好暴发!
阿妈抽泣了一会,就开始平静下来。
我也很懂事地用扯着阿妈的衣服给阿妈擦了擦还挂在她脸颊上的泪花。
阿妈又一次把我抱得更紧。
眼泪哗啦一下又流了下来!
半天,阿妈才对我说道:“飞鸿,不是阿妈狠心打你,你不知道,我们孤儿寡母的,真的惹不起人家,在寨子里,我天天要面对别人对我的指手划脚和别人投来异样的眼光,你若再出点啥事,你叫我如何对得到起你死去的阿爸?我们人穷不要志气也穷啊!凡事让着别人一点,忍不为输。我更希望你,和我一样,
胸中有血,心头有伤。
要穷,穷得像茶,苦中一缕清香;
要傲,傲得像兰,高挂一脸秋霜!”
听到阿妈这么说,我会意地点了点头道:“阿妈放心就是,今后别人打我不还手就是。我绝对不会让阿妈为我再操心的,我一定好好努力读书,找个工作挣钱给阿妈用。”
阿妈听到这里,眼泪“涮”的一下又掉了下来,但这次阿妈掉的却是开心的泪!
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阿妈原来她也很爱哭。
我一动不动地藏在妈妈的怀里,任凭阿妈的眼泪侵湿我脏乱的、快成了鸟窝的长发。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4 04: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飞鸿 于 2012-2-4 04:54 编辑

第四章《功夫梦》
  我被那两个大我点的小孩子,抢走我身上仅有的两毛钱后,本想跑回去向阿妈诉苦求援,没想到反而招致阿妈的一顿暴打。
为了不让阿妈伤心,我违心地在阿妈面前屈服了。
被打的那一夜,我真的没有睡着,我翻来覆去地在床上想了很多。
那一夜,好象太长!
当我刚有点睡意,可恨的大公鸡又“喔喔”地打起鸣来。
我恨恨地爬起,要去打那该死的大公鸡,让他不再吵我睡觉。
我悄悄地开了门,绕到屋后鸡笼边,静静地等待着那该死的公鸡再叫,我要趁他再叫时,好好吓唬吓唬它!
我等了好久,这该死的公鸡好象知道我的存在,呆在窝里再也不发出第二声!
突然,后院阿叔家的屋子里好象传来了有人倒地发出的响声!
阿叔家虽然离我家不到100米,但那倒地的震动声在寂静的早晨里还是传得很远的。
我第一次听到阿叔家传来这么怪的声响,我的头发开始立了起来!
我壮了壮胆,悄悄地朝着阿叔家走去,我想探探看,研究是谁也睡不着,大半夜的在屋子里瞎捣腾什么。
我学着猫,把脚高高抬起,又轻轻地放下,一步一步地摸到了阿叔家门口。
屋子里很暗,我真的很难从外面看见里面,屋子里也没有再传出声来。
我屏住呼吸,把眼睛闭上一会。我不死心,又一次靠近门逢朝着里面瞧去。
这一次我终于看清了,是阿叔在屋子里作单腿式站立,他把自己的另一条腿也高高地扳起抱在头顶上一动不动。
怪不得到我听不到屋子里的响声。
我好奇地看着,我不知阿叔玩的是那样功夫,我也从来不知道阿叔会玩这种功夫。
突然,阿叔有点象站不稳的样子,朝一边重重地倒去,屋子里又发出了开始我听见的那一声沉闷的响动。
我终于明白,原来我听到的响动是阿叔弄出来的。
我惊呆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不知何时,门突然被一下拉开,我失去重心,重重地扑到屋里的地面上,后背同时被一只大大的脚丫踩住动弹不得,痛得我哇哇大叫。
阿叔听见是我,忙收住脚,把我拉起,怒道:“你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偷偷跑到这里来看什么?”
我不好意思地说道:“阿叔,我睡不着,刚才听见你屋子里好象在闹鬼,所以我才悄悄过来看看,没想到是阿叔你在屋子里面练苗家功夫。”
“记住,今后不准再偷看我练苗家功夫了!”阿叔扳起脸不再理我,他独自舀了一盆清水,匆忙地洗了一把脸,就拿起镰刀,扛着扦担,独自迎着晨曦中的迷雾一下就消失得到无影无踪。
我独自怏怏不乐地回到家里,倒在床上躺着。
阿叔独腿站立的经典动作、一次一次地在我的脑海里不停打转,特别是阿叔突然倒地的那个精美动作,玩得真的太酷了!
我懵懵懂懂地想了一会,还是没想出来阿叔练的到底是苗家那门子功夫。
想着、想着,我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又梦到那两个抢我钱的坏小孩。
那个突然从身后抱住我双腿用肩顶我屁股使我瞬间失去平衡、导致我扑倒在地的动作使我又一次惊醒。醒来时,我已经是一身冷汗,身体还不停地在发抖!并发着高烧。
我的嘴里还不停地叫嚷着:“不要抢我的钱、不要抢我的钱……”
我终于病倒了。
阿妈急得在我的床边来回地踱来踱去不知所措。
阿叔不知在何时也知道我生病了,他来到我的床边问了我的一些问题。
我把我的遭遇和盘地全给说了出来。
阿叔听后,摸了摸我的额头,把了把我的脉相,沉思一会,同阿妈轻声说道:“这娃儿吓着了,丢了魂,你先用这个草草药给捣碎,让他喝一口药汁,再把剩余的药汁全给娃儿身上抹一遍,把被子给他盖上发发汗就好了。”
阿叔说完就悄悄地自个出去了……
太阳很快就要落山,只见阿妈轻轻给我说道:“飞鸿,阿妈趁太阳快落山时、去给你喊一下魂,我回来时问你,你回来了没有,你要答应我说回来了,我问几声,你就答几声。”
我点点头道:“好的!”
阿妈见我点头,就从柜子上面拿了一把香和草纸,轻轻地掩上门,默不作声地向屋后的山上走去。
我有点好奇阿妈给我喊魂,在阿妈出门不久,我就悄悄地跟踪阿妈来到后山,躲在离阿妈不远处的一个土堆后睁大眼睛看着阿妈。
阿妈这次真的太入神了,竟然连我跟踪在她的后面她都不知道。
阿妈选择了一个比较宽点的草坪坝子,面向东方,抽出三根香,掏出火柴,小心地把香点上。香点着后,只见阿妈口中念念有词,边念边把香插在地上。香插好后,又不慌不忙地取出一份香纸点燃,然后才双手合十,默默地念叨呼喊着:“飞鸿啊~你在那里啊?你若在田边地角、井边河边、屋前屋后、山路林中……你就快点回来吧!阿妈来领你回家了。”
阿妈连念三遍后,又慢慢地腑下身子,搬开草坪上的石块,在石头下面寻找起来。
我更加好奇阿妈的举动,我又一次把自己的眼睛挣得大大的。
不看不知道,看了真的吓我一大跳!
阿妈捕捉了一只大蜘蛛!
阿妈把那只大蜘蛛巧妙地装进了她用草纸已折好的纸筒里,并快速地把纸的口子折好封住,不让蜘蛛跑出来。
阿妈很兴奋,拿着包着蜘蛛的纸筒子就往家里赶。
我一见,忙起身急匆匆地抢先跑回了家,快速地钻进被窝里,假装睡了起来。
没多久,我就听见了阿妈在门外大声地叫着:“飞鸿回来了没有?”
我听见妈妈的叫喊,忙答道:“回来了!”
“飞鸿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
“飞鸿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
阿妈连问三声,我连答了三声。
阿妈满意地推开了门,快速地向我睡的床铺走来。
我好奇地偷偷看着阿妈,想知道阿妈下一步究竟想干什么。
只见阿妈不紧不慢,来到我的床边,掀开我的枕头,把她捉得的那只、并用草纸包住的大蜘蛛放在了我的枕头下。
我吓得一声尖叫!
阿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道:“娃崽莫要乱喊,这是你的魂魄,阿妈给你放在这里你就会好起来的。”
放好后,阿妈又警告我说不要乱去翻动。
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那夜,我真的睡得很香,感觉我的魂魄已经回到我的身体上。
那一觉,睡到第二天太阳快晒到我的床沿边才醒来。
阿妈见我已睡醒,忙过来问我道:“飞鸿,好点了没有?”
我试着动了动,感觉全身轻松,头也不象昨天那么的裂痛了,就应着阿妈道:“谢谢阿妈,我真的全好了。”
阿妈开心地笑了笑,道:“好了就好,快起来,阿妈今天特地为你去山上寻找了好多的枞树菌,熬好了一锅枞树菌汤,你快去叫你阿叔和叔妈一起过来吃。”
“好的!”我一轱辘地爬起,就向阿叔家跑去。
阿叔见我到来,忙打招呼道:“飞鸿,你来得正好,我本想过来找你,你却先过来了,座!”
阿叔给我推来一把板凳。
我点头道:“阿叔,我不座了,阿妈叫我过来喊你和叔妈去我家吃饭。”
阿叔一听,乐呵呵地道:“好咧!但我得先给你一个惊喜!”
我一听阿叔要给我一个惊喜,我淘气地忙迎上前去,抱住阿叔的大腿左右摇了起来边高兴地问道:“阿叔,给我那样惊喜,快讲啊!”
只见阿叔乐呵呵地把手伸进他的口袋里掏了起来,没一会,他就掏出了两毛钱。
阿叔看了我一眼,道:“这是你的两毛钱,我今早已经去重安江找到那两个小毛孩给你讨了回来,还把他们揪住送到了他们爸妈面前。我说要去报案,吓得他们阿妈阿爸忙给我跪下求情,看在他们爸妈的面上,我就放过了他们这一码,给了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一听阿叔给我把2毛钱给讨了回来,一下就感觉到阿叔太伟大了。
高兴过后,我又问阿叔道:“阿叔啊,这两个坏男孩很凶的啊,他们还会功夫,你仗过打得过他们?”
阿叔笑了笑,拍着我的肩头,道:“但他们的功夫没有我的苗家功夫利害,所以我就把他们给收拾了。”
啊~我一听阿叔这么说,就开始崇拜起阿叔来。
我双手又抱着阿叔的腿,缠着要阿叔也教我一点苗家功夫。
阿叔一看我要他教给我苗家功夫,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并严肃地问我,道:“教你苗家功夫?你学会苗家功夫想去干那样?”
我毫不加思索道:“打人,去打那些爱抢我钱的那帮坏人!”
阿叔一听,多看了我两眼,道“小小的年纪,杀气这么重!我才不敢教你呢,等有一天,你若把别人打死了,我这不是害了你吗?”
“教我嘛 ~我不会打死他们的,只教训他们一下就是。”我央求着。
“不行,我不会教你的!”阿叔瞪了我一眼,说完,带着叔妈径直去了我家。
那一餐,我也不知道是如何吃完的,也不知阿叔和叔妈是什么时候走的。
我晃晃糊糊,脑袋里满是阿叔拒绝教我功夫的眼神。
我又开始病了,阿妈看到我每天少吃少喝,一天一天地消瘦下去。又悄悄地问我,道:“飞鸿,你又做那样了,好象还有什么心事似的,那里不舒服,说来让阿妈听听?”
我咕嘟着嘴,哭闹道:“我想练苗家功夫!”
阿妈一听,道:“你好好读书就得了,学那些苗家功夫做那样嘛?”
“我要学苗家功夫!不给我学就不去读书了!”我第一次同阿妈斗起劲来。
阿妈一听,我不去读书,气得上前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道:“你怎么一点就不争气?阿妈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就是想让你好好去读书,将来找个工作,挣钱给我养老,现在咋就不听话了呢?”
我挣脱阿妈的手,哭号着跑出家门,边跑边哭哭啼啼道:“我要学苗家功夫!我要学苗家功夫!……”
阿妈一看急了,也忙着追了出来。
我在前面跑着嚷嚷着,阿妈在后面追着叫唤着,不知跑了多久,阿妈突然被脚下的石头绊倒在地。我回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阿妈,忙跑回来把阿妈拉起。一看,阿妈的额头上已经被石头给撞出了一个大包包!
我想把阿妈拉起,但阿妈就是不肯起来,说死了算了。
不论我怎么的拉,阿妈就是不起,她座在地上毫无掩饰地大声痛哭起来,抱怨她的命太苦,还养了我这样一个不听话的小孩。
阿妈的哭闹,搞得全寨子的人都听到了。
我只好默默地座在阿妈的身边,陪着阿妈一起流泪。
很多寨里的人都过来劝我们娘俩回去,但阿妈就是哭着不肯起来。
好在阿叔也带着叔妈过来一起劝阿妈,阿妈这才不哭了。
叔妈问清楚后,就语重心长地劝我阿妈道:“小孩要学苗家功夫,这本是一件好事,起码娃崽能把自个身体给练好了,改天我叫他阿叔教他就是,没别要这么伤心难过的,快回去吧!”
阿妈听了叔妈的话,就不再哭了,她擦了擦眼泪,牵着我的手,低着头,慢慢地走回了家。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8 14: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兄,看了你的故事,很感触啊。
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加油啊。我们都是你的粉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1 15: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信不久飞鸿会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的!期待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4 04: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将用我的人生经历去改变更多的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想信自己,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王飞鸿。2012年龍年.龍腾虎跃武他乡.龍马精神文飞扬,自传激人更励己,天道酬勤没商量……故事得从我十二岁时开始懂事的时候说起……

草根传奇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4 04: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草根
原著:王飞鸿

第一章《童年的记忆》


1980年7月20日,我生于中国贵州黔东南凯里市、大风洞乡桐油坪村新庄组的一个苗族家庭。
在我12岁的大年三十那天,我的家乡迎来了有史以来的一场大冻雨。
我家门前的山上、树上,屋檐下到处都挂满了冰肌玉骨般的冰柱,漫山遍野雪白一片!
平常人来人往的、通往山外的羊肠小道上再也看不到一个行人归来的身影,我能看见的,除了在天空中漫天飞舞的雪花外,就是隔壁邻居的小孩在他们阿爸的前拥后护下、燃放着从苗山外带回来的炮竹后来回晃动的欢乐身影……
我静静地倚靠在门缝边,偷偷地看着别人享受着这天伦般的快乐。
看着看着,我又一次地想起了我多年未曾谋面的阿爸。
阿妈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站在我的身边,同样学着我从门缝里向外看。
我侧身给阿妈腾了一下位置,想让阿妈靠前一点,让她看清楚外面。
我知道阿妈正想着阿爸,我更知道阿妈她此时比我更需要阿爸。
我忍不住又一次偷偷地扯着妈妈的衣角,仰着我那天真无邪并被冻得通红的脸蛋问妈妈道:“妈妈,阿爸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同我们一起过年啊?你看人家的小孩都有阿爸从山外给买了鞕炮放,为啥阿爸没有给我和哥哥姐姐买呢?几年了,阿爸难道真的不想我和哥哥姐姐了?”
哥哥和姐姐听到我说到这里,双手掩面,快步地跑开,同时我也听到哥哥姐姐从里屋传来的抽泣声。
阿妈好象没听到哥哥姐姐的哭泣声似的,呆呆地站在门边,目不转睛地目注着远方布满着雪花的一个小山包。
我又一次轻轻地用手扯了扯阿妈的衣角想让阿妈知道我的存在。
但阿妈她头也不回、只轻轻地伸过手来,把我的小手从她的衣角处慢慢分离,温柔地把我快要冻成冰块的小手揽入她微微发抖并布满老茧的手中,阿妈的另一只手同时也在我的骼头上来回地摸了摸。
当阿妈粗糙冰凉的手触及我骼头的一瞬间,奢望已久的父爱突然又从阿妈的关怀中找回。
我象一只被驯顺的小羊羔一样,趁势紧紧地依偎在妈妈的怀里……
其实大家不知道,我当时是在妈妈的怀里,悄悄地擦拭着我快要流出来的眼泪!
许久,我故意装着没事一样,挺起胸脯,对着又弱又矮又瘦的阿妈笑了笑,道:“阿妈,看,我都快和你一样高了,我都长成男子汉了,男子汉是不放炮竹的,我不要炮竹了,今天大过年的,我只要阿妈开心就是,阿妈要开心才对,鞭炮我不要了,阿爸今年不回来,他明年肯定会回来的。他不回来,家里的重活就让我去干就是!”
阿妈听完我的话,全身猛然的一阵抽搐!眼角好象也布满了泪花!
除了阿妈的眼睛外,我发现阿妈全身都在颤抖!
阿妈全身虽在不停在颤抖,但她的两眼还是死死地从门缝里凝视着门前远处的苗岭深处,她好象要看穿那座山里的一切似的!
我心里突然象明白了什么!
但我多么希望我心中瞬间出现的明白不是真的!
我曾记得,每年的清明节,妈妈都要用她那粗糙纤瘦的手亲自扎几窜春纸让阿哥扛着,左手牵着阿姐,右手牵着我在崎岖的山道上爬行,去给在半山腰处的一座不新不旧的坟墓挂春扫坟。
我多次问阿妈,这坟是谁的,阿妈只摇摇头不说,问阿姐,阿姐也紧闭着嘴不语,问阿哥,阿哥更说不知。
我知道他们全在瞒着我!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那座坟里睡的,就是我的阿爸!
因为我天天吵着要阿爸,阿妈只好编了这么个美丽的故事来骗我!
说阿爸去了远处的地方去给别人干活挣钱去了!
我突然仰起头,两眼紧紧地盯着阿妈,问道:“阿妈,阿爸早已经死了是不是?我知道他就埋在你现在正在看的那个坟头里!”
阿妈一听我这么一说,眼泪止不住象断了线的珍珠哗啦啦地滚下来。
阿妈一下瘫软跌座在地!
我忙叫来阿哥阿姐帮忙,把阿妈扶起座在板凳上。
我踮了踮脚,伸出被冻雨冻红的小手,帮阿妈拭去脸颊上已快结成冰的泪珠。
许久,妈妈的泪已经不再流,弱小的声音从她的嘴里飘出。
阿妈的声音虽小,但却是我一生中听到最清楚的话!
只听阿妈不紧不慢地说道:“飞鸿,你已经长大了,阿妈不能再瞒你了,你要坚强点,阿妈才敢告诉你你的阿爸到底是去了那里!”
“妈!你不要说了,我知道阿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他这辈子没办法回来了!”我强忍着眼泪,因为我知道,大年三十,阿妈最不想看到我们的泪水!
阿妈点点头道:“是的,你们的阿爸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来了。”
我和阿哥阿姐紧紧地把阿妈环抱起,久久不肯放开!!!
因为是大年,我们都坚强地把各自的眼泪忍回了眼里!
但我们还是偷偷地看到阿妈脸颊旁不停地滚落着泪花!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4 04: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印象.妈妈》
在我十二岁时的那年三十夜,阿妈终于把阿爸在我七岁时就去逝的事全告诉了我。
知道阿爸不在人世后,我发现我开始坚强了许多!
三十夜里的火,我特意把他烧得比平时里烧的更旺。
在火光的辉映下,我发现阿妈的头发不知在何时已经变成了银白色的了……
阿妈大多时候都爱在我们姐弟面前有意地挻起腰杆,但我发现阿妈不论如何的挻立,她的背还是越来越直不起来了。
我开始用心重新审视了一遍天天在我身边叨唠着自己的阿妈。
发现阿妈的额头上不知在何时又多了许多皱纹……
阿妈很多时候都爱背着我们,偷偷地躲在屋角里独自流泪。
每当我走到阿妈身边想安慰她时,阿妈却一下子收住眼泪,装着没事的乐呵呵地先开口来和我聊天。
为了不触碰到阿妈内心深处的殇痛,我再也不敢在阿妈的面前提起我想阿爸的事。
阿妈除了干好农活外,还经常背着个快散了架的背篓穿梭在苗山峻岭之间、去采集一些草草药变卖成钱供我去读书。
开学报名那天,当我看到阿妈从衣柜底部用双手捧着、不知积蓄多久的一堆分分钱交给我去报名读书时,我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感动得眼泪夺框而出~
那一年的春天,大哥为了让家里生活过得好一点,让我好好安心地读书,也含着眼泪,挥手告别了常伴在身边的妈妈,背着简单的行囊跟随着苗寨里的年轻人南下两广打工。
阿姐为了不给阿妈在生活上增添负担,能省下一碗饭来让我吃饱,在媒人的撮合下,也嫁去了邻村。
大哥大姐走后,我发现阿妈脸上的快乐比平日里少了许多,眼神中却多了須许对儿女的挂念。
每当听到有人从外面打工回来,阿妈都要抢先去看看,看看能从回来的那人嘴里,是否能打探到大哥在外打工的丁点消息。
但阿妈每次都是兴奋着去,默不作声地回来。
阿妈的心事,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中。
我只要一放学回家,就多多地找借口陪着阿妈一起去干农活。
但每次去都被阿妈给赶了回家。
我知道在阿妈的心里,她只想我好好地读书。
我也比较争气,每次把作业本子拿回来,都自豪地让阿妈看看作业本上的红勾勾。
当阿妈看到我本子上的红勾勾时,我发觉她真的很高兴!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苗族联盟网 ( 京ICP备13000370号 )

GMT+8, 2018-1-18 10:01 , Processed in 0.01948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